❤咲-Saki-❤冷CP剧场

【这里用来做什么?】
脑洞投放地!只要是冷CP就可以放过来哟,无论小段子还是短文还是长篇
有趣有爱的官配段子也可投稿,不过站长说不定会很蛮横的凭喜好拔刀砍掉,所以请谨慎
投稿之后要由站长点击发布后才会出现在站点页面上
鉴于站长不可能时时盯着所以会有一段时间延迟,请稍安勿躁

【这里怎么用?】
点击上方的「投稿」按钮,就可以提交投稿了,简单方便快捷!
目前设置了「段子」标签,投稿时请注意选择
当然,也可以自行添加其他标签
※注意:投稿不会显示投稿人ID,请自行以标签的形式标注作者
(如投稿时漏加可私信站长协助添加)

【其他注意事项】
注①:投稿后无法自行修改,请谨慎……如有问题,可私信站长;
注②:虽然还没人来放图,不过还是先设置了无法右键存图之类的版权保护;
注③:暂未设置同人图及MAD相关分页面,待有投稿之后另行增加

 

示爱

门口站着的金发女子,手中端端正正地捧着一个便当。

“风越的部长?”

“啊,是我。打扰你打网络麻将真是不好意思……”她回我一个恬静的微笑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哦,麻将部的其他的人都出去了。”

“这个便当……”她匆忙地往我这里一塞,“拜托了。”

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远远看见耳根泛起粉红。

想也知道是给部长的吧……一边想着,一边好奇地打开了。

精致的便当上,各种食材灵巧地摆出了一位粉发少女的形象。然后,少女身旁是由两片番茄组成的爱心。

唉?我我我……

我只能捧着便当手足无措,就像福路同学刚刚站在门口的样子。

虽然知道擅自打开别人的便当是不好的行为,但现在到底要不要交给部长呢……

 

智叶×港娘

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慧「嗯?」
智「不对吗?那……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慧「怎么了?」
智「……最近在读汉诗,不过读了也不太会用。」
慧「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智「这首没有读过,什么意思?」
慧「恨你不像天上月亮那样,不管我走到哪都能跟到哪儿,就算我回国也能一直跟随不分离。」 

  1

岩館揺杏X獅子原爽

揺杏:爽,你裙子破掉了,我帮你弄下吧。 

爽:谢谢了! 

5分钟后,爽:等等,我的裙子破了为什么你还要剪啊!

 揺杏:艾玛,开高叉性感啊。 

爽:我才不要! 

揺杏:你不也觉得由暉子改的挺好嘛

 爽:才不,而且由暉子那么可爱,不一样啦 ! 

揺杏:可在我心中你更可爱哦。 

爽:…

  3

【初塞白】非常OOC……

初美:啊,你这可恶的眼镜女!老盯着我搞到我都胡不了了

塞:我也没老盯着你啊……

初美:还说没有,你的眼镜多刺眼啊

塞:镜片反光我有什么办法

初美:而且都怪你,突然跑出来撞到我了,害我崴到脚

塞:对不起……

初美:背我回去

塞:好好好,我去跟小白说一声

初美:(啊,她看着那人脸都红了……她还真没有盯着我看呢,即使是感受到了她的眼神,但却不被她注视着)

塞:好了,我背你回去吧

初美:哼,这点小伤我自己回去啦,我才不要敌人的帮助!

塞:这人到底想怎样……

初美:总之我自己一个人走啦,你放手啦

塞:你脚受伤我怎么都不能放你一个人走,我背你回去啦

初美:……(看她这样子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没受伤了,不过趁机去欺负下她也不错,会场到休息...

 

【堇宥】关键字:①體溫②小心翼翼③破壞衝動

低吟急吐息,呼停語聲遲。忽牽青緞帶,深痕成肌理。

柔柔舐頸後,惴惴探幽裏。素指捻復挑,冷暖她自知。

 

【照神】关键字:①保護過度②甜蜜陷阱③擦肩而過

如今已和神代小蒔同居了十七個月的宮永照回憶起與戀人的初見仍覺得不可思議。全國大賽時在東京下榻的賓館走廊里,二人擦肩而過——初遇僅此而已,任誰都想不到适才擦肩而過的人將來會成為戀人。

說起來,成為戀人的契機似乎是甜點來著……對小蒔保護過度又不失嚴厲的霞沒收了她的全部零食,致使她不得不趁霞不備之時外出覓食——這倒是石戶霞人生中少見的疏忽呢。

外出覓食的小蒔,碰見了正抱著甜點走上臺階的宮永照,猝不及防間和她撞了個滿懷,整張臉都糊到了甜點口袋上。宮永照驚慌地穩住身體,然後低頭看著說了句「非常抱歉、然後…失禮了」之後就埋在她懷裡光明正大地偷吃起零食的傢伙,莫名覺得這孩子像是被餓了許久的小寵物一樣可愛至極。

待...

  1

接主任段子的后续,壕五的抗议,116话的改图


 

郝慧宇「……(牌运变得差了……)」

真子「……(嗯?那边的牌好像变得正常了?)」

郝慧宇「……(因为太注重防守,没有按照国标的思路来吗?)」

真子「……(趁这个机会,赢下她!)」

郝慧宇「……(得转换思路……)」

真子「……(气息好像发生了改变?)」

郝慧宇「嘶——————————」(深呼吸)

真子「?!!!」

郝慧宇「六八筒!叫卡窿!原来咁桥佢系呀系七筒!大四喜揸晒南北西東!食呀!」

真子「喂喂不要在比赛的时候忽然唱起来啊!」

郝慧宇「啊……不小心唱出来了……」(捂脸


 

堇「我究竟是你的什么?」

照「……你是我的黄豆糕啊。」(嚼嚼

堇「…………只不过是用来吃掉的床伴对吧?」

照「不,是就算把我噎死我也不会有丝毫怨言的存在。」


煌「我究竟是你的什么?」

优希「Tacos!」

煌「すばらっ!」

优希「就算少了你一个也还有其它的很多很多个!」

煌「すばらっ………………」

  1

???

【A】

「在辨證法則裡,想要證明一件事情為真的時候,就要用盡方法去證明它是假。只要能找到一個反例,它就不會是真;如果怎麼也找不到反例,也未必表示它就是真。」祐巳淡然的臉上連半點可稱為『表情』的東西都沒有。「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真理。任何東西都有可能是假的。」

 「可是祐巳,」久微笑著,揉揉祐巳過於嚴肅的眉心。「有些事情,卻是必須要打從心裡相信它存在,才會真的實現噢。」

 她怎麼會那麼容易被這個人說服呢?她相信了久希望她相信的,最後卻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B】

高潮過後睜開眼,對上的是久幽沉的紫眸。她撫著久的臉,輕輕湊近,臉頰相貼。

 她不要看見那雙彷彿別有深意的眼睛。...


 

© ❤咲-Saki-❤冷CP剧场 | Powered by LOFTER